• 组织多普勒评价双心室优化起搏对左心功能和室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新闻中心讯 复旦大学脑损伤研究海外创新团队首席科学家陈俊教授和该团队胡晓明教授率领他们的博士研究生李佩盈等历经3年多艰辛,首次应用异体免疫细胞移植方法,发现体内一种特殊的“免疫调节性T细胞”可有效治疗脑中风引起的脑损伤和神经系统功能障碍。在近日举行的第26届国际脑血流与脑代谢论坛上,李佩盈因该论文荣获国际杰出青年科学家奖“尼斯-拉森大奖”,这是六十年来,该论坛首次把这一大奖颁发给中国青年;6月18日该研究成果已在线发表在国际神经科学领域权威期刊《神经病学年报》(Annals of Neurology)上。 缺血性脑损伤会激活体内包括淋巴细胞和中性粒细胞在内的免疫炎症细胞,释放大量的有害物质,诱发强大的免疫炎症反应,从而损伤血脑屏障并加重脑中风后脑损伤,引起长期偏瘫、失语等神经系统功能障碍后遗症。“免疫调节性T细胞”在体内存量虽然有限,但它们是免疫系统的忠实“卫士”,当发现免疫细胞被过度激活时,就会使出浑身解数抑制有害物质的释放。陈俊海外创新团队研究发现,在免疫细胞释放的有害物质中,有一种平时含量很低的“基质金属蛋白酶-9”是在脑损伤通过激活中性粒细胞后大量产生的,它通过血循环进入脑卒中病灶,进一步破坏血脑屏障,从而加重脑损伤。于是,陈俊研究团队创新性地运用异体免疫细胞移植方法,把体内“免疫调节性T细胞”含量逐步提高,当达到10倍以上时,脑卒中后脑损伤症状奇迹般地明显减轻,神经系统功能障碍也显著减缓。为了验证这一研究结果,他们在“患有” 缺血性脑损伤小鼠模型发病后2至6或24小时后静脉输注经提纯的“免疫调节性T细胞”,结果发现这种免疫调节性T细胞输入病患体内后,迅速在血液中发挥抑制炎症的作用,减少了中风后血脑屏障的通透性,使缺血后的脑梗死面积减少约50%,神经系统功能障碍后遗症的改善持续了至少28天(相当于人类的“长期改善”),脑损伤得到了进一步控制。后来,陈俊研究团队进一步应用具有特异性标记物的同类系小鼠以及细胞跟踪技术,惊喜地发现“免疫调节性T细胞” 的神经保护作用并不需要其浸润至脑组织内或抑制小胶质细胞的激活,而是通过抑制外周免疫炎症细胞的方法而达到脑保护作用的。 反之,陈俊研究团队剔除了小鼠体内“中性粒细胞”,或基因敲除小鼠“基质金属蛋白酶-9” ,或把“基质金属蛋白酶-9”基因敲除小鼠的骨髓移植至经照射后的野生型小鼠体内后,结果发现“免疫调节性T细胞”的神经保护作用就丧失了。这就进一步证实“免疫调节性T细胞”是通过抑制缺血损伤后外周“中性粒细胞”释放“基质金属蛋白酶-9”,从而起到脑保护作用。 该研究的更大临床意义还在于,目前临床上治疗急性脑中风唯一有效的方法是在发病4.5小时的“时间窗”内,使用药物“重组tPA”进行溶栓治疗,但目前我国仅有小于1%的病人得惠于此项疗法。即便如此,许多患者在使用“重组tPA”后,脑出血的风险明显增加,这是因为“重组tPA”在溶栓治疗时会破坏血脑屏障,而血脑屏障通透性的增加,是诱发脑出血的元凶,因而大大限制了“重组tPA”在临床上的广泛应用。但陈俊研究团队的研究发现,“免疫调节性T细胞”治疗法如果与“重组tPA”联合使用,可有效减少“重组tPA”溶栓导致的脑出血并发症,从而延长了“重组tPA”溶栓的有效时间窗。研究显示,免疫调节性T细胞输入延迟至中风发作24小时之后,依然有明显的治疗作用。 这将大大增加急性中风病人的治疗机会。 据悉,为避免异体移植带来的免疫排斥反应,目前陈俊研究团队正在研究应用自体“调节性T细胞”在体外扩增后再进行自体回输的特殊方法,以进一步提高治疗脑卒中后脑损伤的疗效。

    上一篇:有效提问为数学课堂注入活力

    下一篇:早产儿视网膜病136例高危因素分析和112例检查方